<kbd id='6otvnp3e'></kbd><address id='6otvnp3e'><style id='6otvnp3e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6otvnp3e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pvwfidw3'></kbd><address id='pvwfidw3'><style id='pvwfidw3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pvwfidw3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savh3jg1'></kbd><address id='savh3jg1'><style id='savh3jg1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savh3jg1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v0zk24rv'></kbd><address id='v0zk24rv'><style id='v0zk24rv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v0zk24rv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op8x8vk7'></kbd><address id='op8x8vk7'><style id='op8x8vk7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op8x8vk7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傣劇的舞臺美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傣劇的萌芽階段,藝人就在演出場地上,用簡單而帶有象徵性的擺設,表示一定的時空和環境。隨着演出形式的改進,真實的牛、犁頭、犁耙等都以道具代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傣劇的萌芽階段,藝人就在演出場地上,用簡單而帶有象徵性的擺設,表示一定的時空和環境。隨着演出形式的改進,真實的牛、犁頭、犁耙等都以道具代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傣劇形成後的近百年時間裏,傣劇的服飾、扮相、道具均模仿外來劇種(主要是滇劇)的模式,只是舞臺擺設比較簡單,只裝一塊底幕,將前臺與後臺隔開。底幕前正中擺一張桌子,一把椅子(凳),專供幕整(戲師傅)提詞使用。許多司署戲班在開印或大擺(盛會)演出時,舞臺陳設比較講究。底幕、臺口、舞臺兩側均裝飾綵帶、綵球和其它裝飾品,以烘托舞臺氣氛,美化舞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傣劇藝人在學習和借鑑外來劇種過程中,曾根據本民族的習慣和喜好,並適當吸收傣族壁畫,創作了一些簡單的臉譜。如草王、阿暖、混庇、排(魔鬼)等的臉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民國年間傣劇藝人學習滇劇等劇種,從生活的感受出發,在舞臺上曾巧妙地使用變幻的燈光。以白綢、黑綢、藍綢、紅綢等不同顏色的綢料(或紙)蒙於燈上,以示白天、黑夜、黎明、晨曦等不同的時間;用綠紙、黃紙、黑紙、紅紙蒙於汽燈外,分別表示戲劇環境中的地獄、陰間、喪事、喜事等;或用黃錢紙粘於演員帽沿、前額、衣領,表示陰間與陽間的界線、鬼魂與人的區別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抗日戰爭前夕,芒市司署戲班曾根據劇情需要,繪製山水圖案用作底幕,用樹枝插於前臺,表示森林和岩石。以虛實結合的手法制造劇情所需要的特定環境,豐富了傣劇的舞臺美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中國建立後,傣劇舞臺美術迅速發展。1958年,盈江縣新城業餘傣劇對演出的《千瓣蓮花》、潞西縣北里業餘傣劇對演出的《帕慕鸞》、《娥並與桑洛》,均開始使用了大幕、中幕和底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傣劇的盔頭、服飾也不斷豐富。借鑑於傣劇古代裝束、建築、雕塑而製作的王子盔、寶塔冠等富有濃郁的民族特色。充分吸收傣族剪紙、繪畫以及民間傳統服飾而製作的傣劇女角上衣、裙子、圍腰、披肩、髮型及腳上穿的象鼻鞋等都別具一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着劇目的豐富和取材的多樣,不同地區、不同環境的舞臺美術具有不同的風格和特色。《娥並與桑洛》、《海罕》是描寫瑞麗傣德(水傣)的故事,而《帕慕鸞》、《葉罕佐與冒弄養》則是描寫芒市傣泐(旱傣)的故事。兩種地區的舞臺美術既有共性,又有個性。在許多方面各有千秋,自成特色。佈景中的大青樹、菩提樹、廣母(佛塔)、鳳尾竹、緬桂花及道具中的篾桌、竹籃、筒帕、竹飯盒等是傣族地區共有的,而竹樓與土木屋,男女服飾的顯著差異及勞動工具等的差別又突出了不同地區的風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藏在傣劇中的特技   下一篇:傣劇的舞臺陳設和舞美設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首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>>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首頁|梨園資訊|名家名段|申博人物|申博伴奏|申博曲譜|申博臺詞|申博文獻|梨園漫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