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kbd id='vr8ttimj'></kbd><address id='vr8ttimj'><style id='vr8ttim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vr8ttim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ohlx2rl6'></kbd><address id='ohlx2rl6'><style id='ohlx2rl6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ohlx2rl6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23yevcah'></kbd><address id='23yevcah'><style id='23yevcah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23yevcah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晉劇歷史變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其演變過程中,藝人爲適應當地羣衆的欣賞習慣,吸收、融合了祁(縣)太(谷)秧歌、汾(陽)孝(義)秧歌的腔調及打擊樂,在語音、唱腔、表演方面均發生變化,形成了高亢激越而又清新柔和的風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路梆子爲蒲劇北上晉中演變而成。在其演變過程中,藝人爲適應當地羣衆的欣賞習慣,吸收、融合了祁(縣)太(谷)秧歌、汾(陽)孝(義)秧歌的腔調及打擊樂,在語音、唱腔、表演方面均發生變化,形成了高亢激越而又清新柔和的風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晉中出現的本地班社有清道光、咸豐年間臨縣的“德盛班”,靈石蘇溪的“雙慶班”,介休“竹風園”及榆次聶店的“四喜班”等。至同治年間,祁、太票號大爲發展,商業資本遠及京、津、蘇、杭等地,爲中路梆子的發展提供了雄厚的經濟基礎。徐溝縣孟封鄉堯城村奶奶廟戲臺上留有“同治十二年,四月初八、初九、初十日,祁邑上聚梨園到此一樂”的題壁。當時的祁縣上、下聚梨園是馳名晉中的中路梆子“字號班”,它到清徐鄉村演出,班內重金邀集南北名伶,兩班輪番出演,且在音樂上進行改革試驗,說明當時中路梆子已進入發展時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路梆子形成初期,以蒲籍演員爲主,較着名的有“老十二紅”、“一千紅”、“八百黑”、“九百黑”、“玉印黑”、“天明亮”、“老三盞燈”、“老元兒紅”等,然後由蒲籍藝人培訓中路“娃娃”(學藝兒童)。這種以蒲籍藝人爲主到以中路藝人爲主的過渡,經過了四五十年,約在19世紀末完成。代之而起的中路籍名藝人有“油糕旦”、“三兒生”(孟珍卿)、毛毛旦(王雲山)、“十二紅”(杜福盛)、“蓋天紅”(王步雲)、“十三紅”(張錦雲)、“說書紅”(高文翰)、“獅子黑”(喬國瑞)等。這批早期的中路籍演員,在藝術實踐中大膽吸收晉中民間藝術,顯示出中路地方特色,有力促進了中路梆子的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路梆子早期還沿着通往綏蒙的商路向北擴展其活動區域。張家口時爲商路重鎮,人口密集,貿易興隆。據記載,清末張家口“大部分商業,都操在山西人之手。因此山西梆子腔便佔據了娛樂事業的第一位。老十三旦,是人所共知的”(《立言畫報》,1942年209期3頁);“山西人於張垣實具有最大之勢力,因之所演之戲,亦以山西梆子爲主”(《立言畫報》,1942年204期4頁)“口西北三十里之萬全縣,……偶然提到張家口之山西梆子,則視爲至高且貴之戲劇,故此祭科神拉來之園子戲,演時真能萬人空巷”。“落籍”於“口外”的中路梆子,藝術水平提高得很快,對山西內地也產生了巨大影響。如唱花臉的“老獅子黑”(張玉奎)、郭壽子、張勝林,唱鬚生的“十三紅”(張培亭),唱小旦的筱桂桃等即是“口外”培養出的名伶。內地有不少剛出科的演員,也要先去張家口、歸綏(今呼和浩特)、包頭等地獻藝,並同流佈在那裏的其他申博藝術進行交流,一旦回到晉中便聲譽大震,觀衆稱之爲“從口外回來的名角”。直到今天,中路梆子仍是內蒙古、河北張家口地區及冀西井陘一帶、陝西榆林地區的主要申博劇種,並有不少職業劇團。清末民初,依仗晉中盆地發達的商業經濟和文化素養,中路梆子票社方興未艾,許多商人和自由職業者熱衷於吹拉彈唱,常與職業藝人研討唱腔,切磋技藝,對中路梆子音樂、唱腔發展起了巨大的推動作用。同治、光緒年間,太谷北洸村曹克讓創辦的“三多堂”自樂班,每年臘月邀集名伶交流競藝。此外,太原縣城的“聚文會”,太原城內的“濟生館”,祁縣的“申博研究社”等,都曾享譽一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清同治元年(1862)至民國10年(1921)歷時50多年間,是中路梆子走向成熟的時期。本世紀20年代末,以大女子、二女子、大牛牛、二牛牛、丁巧雲、丁果仙爲代表的一帶坤伶相繼出現於舞臺,他們以俏麗的扮相和柔美的聲腔獨領風騷,以致民間有“男的不如女的,‘蓋紅天’不如‘二果子’”的輿論,引起中路梆子的一次大變革。從此,坤伶聲譽鵲起,人才輩出。本世紀30年代,中路梆子發展達到鼎盛時期。丁果仙(果子紅)、張寶魁(筱吉仙)、“三兒生”(孟珍卿)、“獅子黑”(喬國瑞)、高文翰(說書紅)、李子健、蓋天紅、王雲山(毛毛旦)等中路梆子各派名伶相繼進北平演出,轟動劇壇。同時,中路梆子藝人與京劇同行進行了廣泛的藝術交流,丁果仙以《反徐州》同京劇表演藝術家馬連良的《四進士》互相學習,吸收了京劇的藝術營養,使中路梆子在藝術上得到提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民國26年(1937)7月抗日戰爭爆發後,太原和晉中平川的申博藝人紛紛出逃。在中國共產黨領導創建的抗日根據地,有許多文藝團體演唱中路梆子。晉綏根據地先後組建的七月劇社、人民劇社、呂梁劇社、二中劇社,太嶽根據地的新華農村實驗劇團、沁源綠茵劇團、太嶽中學業餘劇社等,演出了《打金枝》、《反徐州》、《陸文龍》、《紅娘子》、《千古恨》和現代戲《新屯堡》、《血淚仇》、《王德鎖減租》等,移植上演了新編歷史劇《三打祝家莊》、《逼上梁山》等。音樂家常蘇民等專門對晉劇音樂進行了蒐集整理。解放戰爭時期,有的團體隨着解放大軍挺進西北,直下西南,有的晉劇工作者在其他省區紮根落戶,使中路梆子的活動區域和影響進一步擴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40年代,晉劇舞臺又出現瞭如張美琴、“子都生”(劉少貞)、牛桂英、郭鳳英、冀美蓮、“夜明珠”(王豔鳳)、“周瑜生”(孫福娥)、任玉珍、程玉英、花豔君等一批着名演員。50年代初期,申博界進行民主改革。政府文化主管部門組織力量,吸收晉劇老藝人蔘加,對舊有劇本進行審查鑑定,《打金枝》等145個優秀傳統劇目繼續保留演出,對《雙羅衫》等91部精華與糟粕共有的劇目做了修改,明令停止演出《殺子報》等一批壞戲。與此同時,陸續介紹和輔導各劇團上演了百多個新劇,其中有反映農民革命和反抗封建統治階級壓迫的《魚腹山》等歷史劇,有反映民主革命鬥爭的《白毛女》等現代劇。在1952年全國第一屆申博會演期間,晉劇演出經過加工整理的《打金枝》、《蝴蝶杯》和《贈劍》等傳統劇目,晉劇表演藝術家丁果仙、牛桂英、冀美蓮、張美琴、王銀桂、樑小云、劉仙玲、郭鳳英等分別獲得演員一、二、三等獎,老藝人喬國瑞獲榮譽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0年代至60年代中期,黨和政府爲了繼承和發展中路梆子的傳統藝術,成立了申博學校和培訓班,培養出新一帶晉劇演員。這批演員承前啓後,繼往開來,成爲晉劇舞臺上的中年骨幹力量。這批人中有的名聞遐邇,飲譽全省。有省晉劇院及太原市晉劇團的王愛愛(青衣)、田桂蘭(花旦)、冀萍(小旦)、武忠(鬚生)、郭彩萍(小生)、閻慧貞(鬚生)、肖桂葉(花旦)、劉漢銀(鬚生)、張友蓮(刀馬旦)、高翠英(刀馬旦)、李月仙(鬚生)等;有在晉中一帶負有盛名的程玲仙(小旦)、張鳴琴(鬚生)、侯玉蘭(花旦)、王萬梅(青衣)等;有在大同、雁北一帶觀衆中頗有影響的筱桂香(老旦)、李樹琴(鬚生)、杜玉梅(小旦)、李愛梅(小生)、李玉成(鬚生)等。田桂蘭、高翠英、王萬梅、郭彩萍先後榮獲中國戲劇“梅花獎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進入80年代,又有一批新的晉劇新秀涌現出來,其中如宋轉轉、吳愛卿、李天喜、馮繼忠、崔建華、史佳花、慄桂蓮、楊愛蓮、王曉萍、張智、陳紅、張瑞傑等。宋轉轉、慄桂蓮獲全國戲劇“梅花獎”,楊愛蓮獲“文華獎”,顯示出晉劇藝術蓬勃發展的可喜景象。至1985年底,全省共有專業晉劇團體71個,從業人員達6000多人,可謂人才濟濟,葉茂根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晉劇起源   下一篇:沒有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首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>>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首頁|梨園資訊|名家名段|申博人物|申博伴奏|申博曲譜|申博臺詞|申博文獻|梨園漫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