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kbd id='km8v9jgj'></kbd><address id='km8v9jgj'><style id='km8v9jgj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km8v9jgj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cf0e8is5'></kbd><address id='cf0e8is5'><style id='cf0e8is5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cf0e8is5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oh0ptlyp'></kbd><address id='oh0ptlyp'><style id='oh0ptlyp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oh0ptlyp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4jxgppo2'></kbd><address id='4jxgppo2'><style id='4jxgppo2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4jxgppo2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24v6507k'></kbd><address id='24v6507k'><style id='24v6507k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24v6507k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越劇唱詞《白蛇傳》(四)現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白)哈哈……自與娘子在西湖成親,來到蘇州開設保和堂藥鋪。如今店業興隆,夫妻恩愛,許仙從此生計安定,逍遙自在。哎,今天恰逢端陽佳節,等一會與娘子對飲美酒,共慶佳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四場:現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仙:(唱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石榴花開紅似火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龍舟競渡遂金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年易過已端陽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劍蒲角黍滿窗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白)哈哈……自與娘子在西湖成親,來到蘇州開設保和堂藥鋪。如今店業興隆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夫妻恩愛,許仙從此生計安定,逍遙自在。哎,今天恰逢端陽佳節,等一會與娘子對飲美酒,共慶佳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(念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兒深山支藏身,獨自彷徨心不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眼看端陽午時近,一露真形禍非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(白)娘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娘子。娘子,看你神色不好,莫非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噢,沒有什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不能,娘子往日談笑風生,今天爲何悶悶不樂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不必掛心,想是昨夜受了些寒,身子略感不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既如此,待卑人與你診上一脈。噢!(唱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娘子已懷孕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爲何早不告我聽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娘子啊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從紅樓完花燭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夫妻來到姑蘇城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開設藥鋪保和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安分守己作營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娘子是華佗再世醫道精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妙手回春名遠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玉田得珠胎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往後是歡聚天倫情更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(白)許郎,今日端陽,店堂早就歇市,你正可去觀賞龍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我正欲與娘子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,爲妻身子欠安,今日不能奉陪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娘子,不妨到外面去散散,說不定就會好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,爲妻實在是無力行走,還是你獨自去的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娘子真是掃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,你看時辰不早,快去看龍舟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既是娘子身體不適,卑人就在家裏服侍娘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噯,爲妻要一個人靜靜地躺一會,不要你服侍,你快去看龍舟,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好好,既如此,待卑人先扶娘子進內房休息片刻再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噯,你去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 海:阿彌陀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待我與娘子去贖一帖安胎藥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 海:阿彌陀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師父,今日來此,該是化緣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 海: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看病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 海:非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那爲何而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 海:我是爲你而來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爲我而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 海:是啊。(唱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姑蘇連年瘟疫降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千年白蛇掀風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僧遠從鎮江來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挽救施主免禍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(白)師父,此話怎講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 海:(唱)蛇妖就在你身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(白)沒有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 海:(唱)在裏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(白)在裏邊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 海:(唱)正是她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(白)師父,她乃是我娘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 海:她是千年白蛇所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不,(唱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師父不可胡亂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娘子貌美人賢德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體貼入微情義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輔助許仙成家業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舉止行動無異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怎說她是蛇妖變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 海:施主啊,嘆你至今不自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滿面黑氣死當頭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不醒悟命無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恰逢端陽節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蛇妖最怕見雄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午時勸她飲三杯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酒後便會知端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後若有疑難事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上金山來相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白)老僧告辭了,阿彌陀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師父……這話從何說起呀?(唱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與娘子結成雙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朝夕相聚共一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語行動無破綻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蛇妖豈會變嬌娘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定是禪師將我騙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,法海道高有聲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娘子與他無冤仇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怎會惡意來中傷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莫非我娘子真是蛇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倒叫許仙意彷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噯,常言真金不怕火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端陽本當要飲雄黃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願她不是蛇妖變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仙從此心寬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白)有請娘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,你怎還沒有去觀龍舟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哎哎。明明是一個嬌娘,怎說她是蛇妖所變。哎,娘子身體不適,卑人放心不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現在我好多了,你快去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不,我今天要與娘子同飲幾杯雄黃酒,共慶端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哦許郎,爲妻今天不能飲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噯,娘子,今天乃是端陽佳節,哪有不飲雄黃酒之理?待卑人去拿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,許郎……啊呀,(唱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郎不解我苦衷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聲聲相勸飲雄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惡時當頭須謹慎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只得隨機應變作主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(白)娘子快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,爲妻今天實在不能飲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啊呀且住,往日與她飲酒從不推卻,今天竟是滴酒不受,莫非她真是……我今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定要她喝,是蛇非蛇也可以一解疑問。娘子,我今天一定要與你同飲幾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,爲妻今天不想飲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噯,娘子,今天乃是端陽佳節,哪有不飲酒之理?娘子快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娘子請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苦苦勸飲,這……這如何是好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娘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我若不飲,豈不使他掃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哎,娘子。娘子,這一杯恭喜娘子身懷六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,爲妻身子欠安,多飲不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娘子往日酒量如海,我一定要你喝了這一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爲妻不能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娘子不喝這一杯,卑人也不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他怎知我的苦衷。好,就陪你飲了這一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噯娘子。娘子啊,這一杯祝我們夫妻天長地久,白首偕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,爲妻再也不能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 仙:娘子,你就喝了最後的一杯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爲妻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仙:娘子不喝這一杯,難道你不願與我天長地久,白首偕老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噯,許郎,不是這個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仙:那麼就應該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仙:快喝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想我千年功行,三杯雄黃諒是無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仙:娘子,請……娘子,再來一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,你要害我不成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仙:啊,娘子何出此言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噢,爲妻醉了。(唱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霎時渾身痛,如裂五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仙:(白)娘子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許郎,不許你進房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仙:娘子……(唱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娘子她見雄黃,神色慌張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席間曾勸酒,再三推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娘子往日裏,酒如海量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怎會得三杯酒,醉倒牙牀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(白)啊喲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仙:(唱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驀然間從房內,傳來巨響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莫非她真是蛇,顯了原狀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嚇得我身顫抖,毛髮悚然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夠進房去,仔細張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白)且慢,(唱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海話若是真,我此驚難當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左思量右思量,一無主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白)也罷!(唱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決定闖進去看個端詳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白)啊呀,蛇妖!蛇妖!蛇妖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青:(念)避過惡時辰,匆匆回家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白)許官人,許官人!娘娘,娘娘……娘娘醒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(唱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醉熏熏神志昏,如夢一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青:(白)許官人給你嚇壞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啊?!許郎,許郎……(唱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抱住許郎,心如刀絞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淚如江海滾滾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白)許郎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青:誰叫你貪杯,闖下禍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只怪我怕使許郎掃興。青兒,你說有何仙方可以救活許郎性命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青:崑崙山上有靈芝仙草,功能起死回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如此,許郎託你照應,我往崑崙一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青:娘娘,靈芝草乃是崑崙鎮山之寶,由鶴鹿二童看守得緊。你一人前去豈是他等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這……難道我與許郎之緣就此完了不成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青:娘娘你要三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素貞:只要能救活許郎性命,何懼赴湯蹈火,我萬死不辭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越劇唱詞《白蛇傳》(五)盜草   下一篇:越劇唱詞《白蛇傳》(三)訂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首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>>相關文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首頁|梨園資訊|名家名段|申博人物|申博伴奏|申博曲譜|申博臺詞|申博文獻|梨園漫話